昭盟廣告

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

【醫生】吳佳璇:假醫師假爸爸


2016042900:01 蘋果日報

「我要取消重大傷病卡和殘障手冊,」平頭男子一入座,連個正眼也不瞧,直接對我下命令。

「讓我看看你的證件。」伸手接過卡片端詳,上頭分別寫著「疾病診斷:ICD-9-295」和「精障中度」。兩張效期「永久」的卡片,都已生效超過10年。

我問平頭男當初如何取得卡片,是否看過精神科,或住過院,男子不語。再問為何要取消身心障礙身分,他突然抬頭瞪我一眼:「我才沒有精神分裂,我沒病!」

陪同母親忍不住提醒:「話要好好講,不能沒禮貌。快告訴醫生你幾時住過院……

「都嘛是你,我又沒病,住什麼院,辦什麼殘障手冊!」平頭男回嗆母親。

我示意母親暫時離席,讓兒子盡情表達訴求。只不過,平頭男繼續跳針,強調當初弄錯了,他沒病,不該領殘障手冊,害他找不到工作。

「你想找什麼工作?」我試著切換話題。

男子遲疑半晌才回話,「我高中沒畢業,正在準備學力測驗,考上才能找工作」。

「那很棒。等你通過考試、找到工作,我就出證明說你不符合『職業功能、社交功能退化』的條文,要廢除殘障手冊,」我露出鼓勵的笑容。

「你說真的?」平頭男再度抬頭看人,雖仍面無表情,眼神柔和許多。

我問學力檢定幾時舉行,他回還有兩個月,「那就3個月回診一次,直到你找到工作為止。」

平頭男離去約莫1小時,母親獨自回到診間,「藥照拿。剛才真不好意思,這孩子一直『盧』要廢掉殘障手冊,叫他回去找原來的醫生又不肯,怕被抓去住院……

「不會吧,現在要強制病人住院很不容易的!」我忍不住打岔。長年照顧生病的兒子,母親有嚴重焦慮,在我門診追蹤超過1年,話匣子易開難收。

「我知道,20年前強制過一次,後遺症還在,孩子到現在都認為,爸爸是假的,被掉過包……

我暗暗驚呼,這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狀,表示病情從未緩解,只是隨著年紀漸長,衝動性下降,不再有外顯的暴力行為。也可能是母親不辭辛勞,天天在孩子的吃食偷滴抗精神病藥水的成果。

平頭男通過檢定依約回診,表示將來想從事電腦業。我建議善用身心障礙身分去上職訓班,他卻不置可否。

3個月後平頭男爽約了,定期回診的母親向我致歉,「孩子最近不太穩,一口咬定我安排了一個假醫生唬弄他……

身障關鍵字[過勞12徵兆]標籤 醫師 爸爸 母親 強制 重大傷病卡
張貼留言